快捷搜索:

魏延是特意派士卒通知了自己主公所派来的信使

  魏延闻言一笑,直接说道:“劳烦子义将军挂怀,其实这都是小事儿,没什么大不了!”
 
   
 
    太史慈看魏延这样儿,说起来虽说看他是很有信心,有自信,可是他却也感觉到其人的一些自大,看那样儿,好像根本就没有把凉州军看在眼里似的。按道理来说,太史慈认为不会这样儿,但是如今看魏延,好像就真变成了这样儿?
 
    太史慈心说,这你魏文长可还没有大胜呢,这就给你整成这样儿?那么你要是大胜了的话,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儿呢?
 
    这不是太史慈在心里腹诽他,实在是看着魏延这样儿,他认为其人实在是,有些欠打。也许是“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只有这样儿,他才能牢记一些东西吧,太史慈如此在心里说着。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因为只有你真正吃亏了,那才能长记性,其他的,呵呵,自己认为都很难,难啊!
 
   
 
    太史慈看了眼闻言,他也只能是在心里叹气了,想再说点儿什么,却是闭上了嘴,没多说。飄天文學,
 
 
第四七七章 魏文长带兵救援
 
    和太史慈商量完之后,魏延是特意派士卒,通知了自己主公所派来的信使。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笔趣窝信使听了魏延要亲自带兵前去救援武陵,他心里自然是高兴,结果刚要离去,却是让魏延的人给拦住了。
 
    信使不懂,就问,为什么拦我,怎么不让我离开回武陵,给主公报信。结果魏延的手下士卒就直说了,“将军有令,今日任何人不得出城,明日一早,将军亲率大军,前往武陵!”
 
    一听这话,信使都懂了,感情魏延是不让自己先回去,他准备直接带大军去武陵。唉,真是,这个魏延魏文长,为了显示他自己,连其他的东西,都不管不顾了啊。但是信使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毕竟自己不过一普通士卒而已,他魏延,怎么说可都是将军啊。所谓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这道理他还能不知道?
 
    所以他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再一次回到了魏延给他准备的住处。没办法,不能离开,那么也只能是人家怎么安排你,就怎么样儿了。
 
   
 
    但是即便如此,士卒妥协了不假,可他却依旧对魏延这样儿的做法,是深深鄙视,但这魏延都不知道,也都没什么大用。说起来他也只能是在自己心里想想而已,其他的,还有什么用呢。
 
    果然。魏延自然是说到做到,第二日。他便点兵五千,直接带着人离开了江陵。奔向了武陵。之前已经成为江陵守将的太史慈和一直都在江陵的刘琦他们两人,是亲自给魏延送走。最后几人是聊了几句,然后魏延就走了。
 
    太史慈看到魏延离去的背影,他对刘琦说道:“文长此去,公子觉得如何?”
 
    刘琦身为刘表的大公子,所以一般的人,都称呼他叫公子,所以太史慈也是如此称呼。
 
    刘琦则对其说道:“文长将军有胆有识,此去对付凉州军。马超未必就能占到便宜!”
 
    太史慈一笑,他没再多说,他也知道,刘琦没说真话,但是对此,已经不重要了。
 
   
 
    难道说自己就不知道他魏延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吗?但是却不要忘了,这凉州军的人,可一样不是废物,是不是?如果说他魏延魏文长本事不错的话。那么凉州军众将,还有谋士,他们可更厉害,这不是自己向着他么说话。而是事实啊。要不然的话,马超他能有如今的势力和实力吗,说起来。还不是靠着这帮人,他才有了今日。
 
    当然。自己也是,不会否认他马孟起的本事。这自己也承认,毕竟以前也不是没见过,没接触过,所以
 
    但所谓是“一个好汉三个帮”,他马孟起没有了那么属下,那么就凭他光杆一个,那么可以说是什么事儿都不会成的。[txt全集下载wWw.80txt.com]就自己主公,那不也是因为有了不少人才,这才有了今日吗。
 
    所以说起来,其实都差不多,就是手下人才多寡,一方的钱粮多少,这决定了最终的实力。而且人家马超,在自己主公还没有什么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有了很多了,这也确实。
 
   
 
    可如果算起来,太史慈认为,哪怕马超其人,在很多方面,他是比自己主公更强,这个自己也承认。但是在有些地方,他却还是不如自己主公的。当然这也应了那话了,所谓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啊,想想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再也看不到魏延还有己方五千士卒了,太史慈对刘琦一笑,“公子,咱们回吧!”
 
    刘琦点头,“将军请!”
 
    对于太史慈,刘琦自然是知道其人的,而且也知道其人的本事。就说当年太史慈他们在汜水关下大战吕布,可谓是其人成名战,然后一直到今。
 
    所以对于太史慈,刘琦可真是不敢怠慢了,他心里也清楚,这个太史慈,那可以说是自己叔父手下的大将,而且还是排在前面的。哪怕论起武艺来说,文丑比太史慈能高上那么一点儿,但是在自己叔父的眼里,其人肯定不能和太史慈相比的。
 
   
 
    至于说江陵的主将一直都是魏延,而不是太史慈,自己叔父也没让太史慈去他那儿,这都是因为什么,自己也不是没想过。
 
    如果真算起来,这魏延不过是刚刚投靠自己那叔父,而且还立下了大功,所以自己叔父重用其人,也是未可厚非的。还有很关键的一点,那便是自己叔父看得出来,魏延魏文长绝对是个人才,说起来不比他太史慈差,甚至在有些地方,还可能要超过其人。所以以自己叔父那性格,自然是没有动魏延,至于太史慈,就一直在江陵,也算是能打磨一下其人的性子。
 
    当然要说自己叔父更加看重的,还得是太史慈太史子义。毕竟魏延刚投靠自己那叔父,而且还算是背弃了之前的主公,投靠了自己叔父。要说起来,自己叔父其实并不喜欢这样儿的人,但是就因为其人之才,而且还得做给别人看,所以魏延受重用了。但是其人能和在自己叔父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跟着他的太史慈相比吗?
 
   
 
    魏延带着五千汉军走
    是。太史慈就想着,如果魏延能以五千人牵制住马超凉州军大军。哪怕就几日,自己觉得也不错了。至于说让他能顶得住对方十几日,那太史慈都没想过,那是开玩笑。他认为如果魏延要是带兵逃跑的话,那也许还能跑得了,至于住十几日,他确实都没想过。
 
    刘琦此时对太史慈苦笑了一下,太史慈看了他一眼,倒是明白了不少。
 
   
 
    心说这公子刘琦倒是也不好去发表意见,这自己倒是问得不太合适。毕竟让人家说什么呢,对方是自己主公的侄子不错,不过同样同时也是己方的客人,并且也算是和己方一起合作的。
 
    而就因为如此,魏延把刘备所派的信使给留了下来,最后让他跟着自己一起走,所以这才使得去江陵的信使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回返武陵。以致于连去襄阳的都已经回来了,可去江陵的却是还没有回。而刘备他们还猜测呢,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而始作俑者,其实就是魏延,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
 
    哪怕说信使这个时候快马返回,也用不了多久,但是魏延非要让他跟着自己一起走,那么他跟着大军,五千人马,那么速度还能快吗。他就算再快,其实也没有多大用,因为最后都得跟着魏延一起,他去哪儿,这信使就得跟到哪儿。
 
    而信使也不是没有想过,这自己这样儿,是不是让主公着急。
 
   
 
    不过他却是想了,这最后不管怎么说,要是自己主公怪罪下来,那么一切不是还有魏延呢吗。这正所谓就是“天塌下来,有高个儿的顶着”,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士卒知道还有魏延,他这就算是放下心了。反正到时候自己主公怪罪的话,那么一起就都推到魏延的身上就是了,这看他到时候还说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